周某被猥亵案宣判以后

周某被猥亵案宣判以后

  作者 | 燎原

  阿里女员工周某被猥亵一案,2022年6月22日,济南市槐荫区法院一审判决公布:被告人张国犯强制猥亵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张国的妻子表示,丈夫当庭提出上诉,她也支持丈夫上诉。

  一审判决后,互联网呈现出不同声音,从张妻微博下方的评论看,和当初很多人同情周某的处境不一样,如今似乎越来越多网友力挺张妻维权。

周某被猥亵案宣判以后

  张某的妻子在微博上表示支持丈夫上诉

  受害者周某也意识到这种变化,案件宣判后,周某在回应媒体采访时说:“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感受,这封判决书,我等了太久太久……很委屈,很难过,但没有人与我共情。”

  但在纷纷扰扰的互联网也有个共识,就是:让舆论归舆论,法律归法律。舆论不该也不能绑架司法,司法本身就应该在事实和法律的基础上进行公正判决,而不是依“舆”判决。

  而无论最终的判决结果如何,时至今日,对各方当事人而言,这都是一个多输的局面。

  王某文被治安处罚

  事件缘起于一个商务活动。2021年7月27日晚,在济南市一家名为青藤渔家灯火的餐厅,阿里巴巴员工王某文、周某等人宴请华联超市张某、陈某丽、张国等人,吃饭、喝酒。

  当晚饭局共8人参加,阿里和华联分别有3男1女参加,来自华联的陈某丽女士没有喝酒,另一男士则饮用两瓶啤酒。王某文、张国、周某等6人共喝近5瓶白酒。

周某被猥亵案宣判以后

  据2021年8月14日济南市公安局槐荫区分局通报,“就餐期间无人强迫饮酒,周某饮用白酒约350毫升”。

  周某是阿里员工,也是当晚唯一喝酒的女士,她上司是王某文。

  就餐期间周某喝多了。2022年6月22日槐荫区法院的判决显示,2021年7月27日晚21时许,周某到包间外呕吐,张国随即跟随周某走出包间。在餐厅的前台附近,张国亲吻了周某的嘴唇。

  在搀扶周某回包间途中,张国又隔着衣服摸周某的胸部。回到包间后,张国主动坐到周某身旁,在周某醉倒在其身前时,张某隔着衣服摸了周某的阴部。

  2021年7月28日上午,张国还到周某酒店房间对其猥亵。

  2021年7月28日12时34分,周某报警。目标指向她上司王某文。因为7月27日晚到28日凌晨,王某文先后四次进入她房间。她在报警中称,两同事送她回酒店,其中一人进入她房间,“那时候我已经喝醉了,可能发生了一些事”。

  不过,警方通报查证,王某文和华联的陈某丽一起将周某送入她房间,陈某丽离开15秒后,王某文也离开周某的房间。

  王某文第二次进入周某的房间是因接到同事的电话,应同事胡某敏的要求回去看看周某,因为胡某敏告诉他,周某给他打电话时说话含糊不清。担心她出事,让王某文再回去看看。

  此时,已通过打车软件叫车的王某文取消叫车,上楼看看周某。这次,王某文在周某房间内待20分钟。据警方通报,王某文有猥亵周某和网上购买避孕套等行为。但避孕套未送达前,他离开房间下楼。

  第三次也是应王某文身在杭州同事胡某鹏(女)的要求,让他再回去看看语焉不详的周某。7月28日0时13分,以视频形式,他向胡某鹏证实周某入睡了。7月28日0时21分,王某文离开周某房间。

  第三次出房间不久,他发现雨伞遗落在周某房间,0时24分,他第四次进入周某房间,2分钟后,取回雨伞,他离开周某房间。

  2021年9月6日,济南市槐荫区检察院发布通报显示,检察院不批准对王某文的逮捕决定,并认定王某文不构成犯罪。

周某被猥亵案宣判以后

  随后,济南市公安局槐荫区分局也对王某文终止侦查,这意味着王某文不会因此事被追究刑事责任,但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四条规定,公安机关对其作出治安拘留十五日的处罚决定。

  检察机关认为王某文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对此,王某文的律师郑晓静称,“我认为不构成犯罪的理由是,王某文的行为情节轻微,所以不构成,站在公安机关的角度,王某文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所以作出了治安处罚决定。”

  张国一审被判一年半

  在张国的妻子看来,其丈夫不是周某的主要指控对象,却因此被判一年半,不合理。判决书回应了她的疑点。

  警方早前通报,周某2021年7月28日中午报案时,其指控对象是其上司王某文。事实上,这天中午报案前,张国曾到她所在酒店房间并对其进行猥亵,但她当时报案没有指向张国。

  警方通报,2021年7月28日7时59分,张国来到周某所在酒店房间,直到当天上午9时35分才一开,前后待了1小时36分。期间,他对周某进行猥亵,走的时候,还带走周某的一条内裤,但把避孕套(未开封)遗留在房内。

  上下滑动图片查看更多 👇

周某被猥亵案宣判以后

  2021年8月14日的情况通报

  一周后,即2021年8月4日,周某再次报案时提及7月27日晚宴被猥亵一事,警方查证张国对周某实施了强制猥亵行为。

  张国的辩护人认为,周某控告张国并非出于周某本意,对此,槐荫区法院认为,控告张国的行为确系出于周某本意,同时表示,“周某未立即控告张国并不影响本案事实的认定。据此,辩护人所提该项辩护意见,不能成立。”

  案件中,当晚周某是否醉酒,以及醉酒是否到了无意识进而不知反抗的状态,是案件的关注焦点之一。

  法院根据当晚共进晚宴证人证词、视频监控、周某当晚的饮酒量以及张国到案后的供述认定,被害人周某当晚“因醉酒处于不知反抗、不能反抗的状态”。

  不过法院判决没有提及张国第二天早上到酒店对周某进行的猥亵行为是否也属于“不知反抗、不能反抗的状态”。

  一审判决书显示,第二天早上张国进入周某房间对其猥亵时,周某不想和他发生性关系,还说“不要这样”,同时,“裹着被子坐到了旁边的床边”,气氛一度比较尴尬。期间,周某主要问他前一晚在饭店发生的事情。

  张国和周某间究竟有没有亲密行为,这也是外界关注是否属于强制猥亵的关键点。张国及其辩护人向法院表示,“周某对张国有主动亲密行为的问题”。

  对此,法院不认可。槐荫区法院表示,经查,周某和张国系案发当天认识,也没有证据证实周某在聚餐期间示意张国陪同出包间,无论周某走出包间呕吐是否让他人陪同,均不能成为对周某实施强制猥亵行为的理由。

  此外,也没有证据证明周某对张国有主动亲密行为。

  据此,槐荫区法院认为,张国及其辩护人所提该项(周某对张国有主动亲密行为)辩解和辩护意见,没有事实依据,不能成立。

  最后,张国因犯强制猥亵罪被槐荫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张国及其妻已表示上诉。

周某被猥亵案宣判以后

  法院最新情况通报

  判决出来后,看到张国因阿里周某案被判一年六个月,王某文的妻子在微博上发声表示,“很气愤”,因为“据我了解的信息,张某和王某文一样,都是被冤枉的,张某根本不构成犯罪,王某文行政处罚也不应该有。”王某文妻子称。

  王某文妻子最后还称,“未来我们将继续维权,不讨得清白,决不罢休。相信张某和他的妻子也会坚持到底。”

  缺乏共情的思考

  王某文的妻子,张国的妻子,以及周某——全某的妻子,她们原本不认识,但一场饭局过后,相关当事人都被原单位辞退,同时也在互联网上,引燃了旷日持久的舆论。

  周某的遭遇颇有些曲折,一开始,她俘获很多同情,但随着官方信息披露,似乎她也充满挫败。

  张国被判一年六个月后,她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感受,这封判决书,我等了太久太久……很委屈,很难过,但没有人与我共情。”

  案件判决后,很多法律专家和学者也进行解读。应该说,案件中,没有谁是完美的受害者,也没有谁是“完美的施害者”,但法律不能朝着人心向背去臆测、判决,而是要依据证据判断。法律事实也不完全等同于事实本身。所以企图通过法律,令所有的人满意,也比较艰难。

周某被猥亵案宣判以后

  阿里女员工案张某妻子

  互联网喧嚣过后,我们应该思考的是,在职场和社交等场合,我们该学会尊重彼此,友善对待他人,为自己也家人做个好榜样。

  回归事件本身,周某喝得烂醉,有些失态。但无论如何,这不应该成为其他男人对她“动手动脚”的理由。

  两名男子在去周某的房间时,都有购买或携带避孕套前往的行为,哪怕“深度接触”最后未遂,但他们也给自身、家人和社会带来不好的影响。

  这不是一次吃瓜活动,不能将之娱乐化。这是每个人都该严肃对待的司法案件。

发布于 2022-06-24 14:06:52
收藏
分享
0 条评论
1
目录

0 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哦~